泸州市江阳便民服务综合信息平台   

LUZHOU BIANMIN FUWU ZONGHE XINXI PINGTAI                  www.8585000.cn

泸州:怀揣梦想的他们 记者节讲述故事里的爱和感动

 二维码 1
发表时间:2019-11-08 09:42

第20个记者节如约而至。

在这个万物互联,人人皆是“媒体”的时代,记者节,是一个祝福,是一份荣光,更是一种提醒,提醒我们千万别因走得太远,而忘了为什么出发。

在川江都市报,有一群怀揣梦想的记者,他们记录酒城发展的每一步脚印,书写这座城市的光荣与梦想;他们长期深入基层,关注民生,守望民瘼。每一件新闻事实的背后,都有不为人知的故事;每一个坚定脚步的背后,都凝聚着汗水与努力……

“脚下有泥,心中有光”。全媒体时代的今天,这群有梦想的记者,传承初心使命,把握技术革命的潮流,当好践行脚力、眼力、脑力、笔力的排头兵,做新时代的记录者,在追逐梦想的道路上不断奔跑。

周丽:你们的故事 印刻在我的人生里

11月8日,我记者生涯第二十个记者节。

作为记者的匆忙里,曾和无数陌生人打过交道。他们的故事,有的渐渐远去,有的则深深地印刻在我的人生里。

记者周丽和贺文瑶见面

女孩贺文瑶算一个。2001年,我刚认识贺文瑶时,她还是一名小学生:瘦瘦小小,有些害羞,跟在妈妈雷英身后,话不多。我采访身患重病的雷英时,文瑶在一旁帮妈妈擦拭眼角的泪水……

2001年9月19日,《泸州晚报》创刊号刊发了雷英的故事,贺文瑶和妈妈的照片,上了创刊号头版。我和这个小姑娘的故事,也就此开始。

这不是一面之缘的采访。身患尿毒症的乡村教师雷英,病情危重之时,仍渴望重返讲台。难找的肾源、昂贵的医疗费、残疾的丈夫,一个个现实问题,压得她和家人喘不过气。

我们能为雷英做点什么?报道刊发后,一个个关切的电话打进报社热线,一笔笔爱心捐款涌向雷英……肾源找到了,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原泸医附院)同意为雷英减免一定费用,手术成功。

雷英的生命延续三年后,还是遗憾地因肾脏衰竭去世。雷英去世那天,我去了她的老家江阳区通滩镇,11岁的贺文瑶哭成了泪人,我的心中也如针刺般痛。

雷英走了很长一段时间,贺文瑶那双无助的双眼还经常闪现在我的脑海中。她和残疾的父亲相依为命,日子过得还好吗?失去母爱,她还需要什么?

爱的接力棒继续传递。远在浙江桐乡的马兰,从网上看到《泸州晚报》的报道,辗转找到我,提出愿意资助贺文瑶。

贺文瑶成长的路上并不孤独。雷英的同事曾明芬老师,像照顾亲外孙一样照顾她。从初中到大学,认识的、不认识的好心人,将爱心款委托我转交给她……

当年稚嫩无助的小姑娘,如今独立自信,懂得感恩,大学毕业后在市内某4S店工作。我和贺文瑶并不经常见面,但并不代表我们疏远或遗忘。每逢春节,贺文瑶总会给我带老家的花生、糖果,她担心我不收,悄悄放在门卫处,再给我发一条短信。

每年记者节,贺文瑶和她父亲都会给我发短信祝福,十多年从未中断,每一字每一句对我都尤为珍贵。我们也会在微信上聊聊生活、聊聊未来。

由贺文瑶,我还想起了更多的人。

2003年10月7日,宜宾市江安县四面山镇义安村张先友家,生下一对名叫连子、连心的对称性连体姐妹。10月12日上午,记者一路辗转打听,找到张先友家。然而,采访并不顺利。抵触、拒绝、犹豫、徘徊……我们反复沟通:采访,是为了更好帮助孩子。两个多小时的努力,张先友和家人终于打开心扉,和我们聊起孩子、聊起生活。

2004年,记者周丽(左二)和连子、连心在一起

事情的发展,远比一篇报道要曲折。10月13日,川江都市报以《帮帮忙,让她们分享生活》为题,在全国率先报道此事。跑医疗口的我,主动与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原泸医附院)分管院长联系,为孩子争取到免费检查。第二天,医院接诊了这对连体双胞胎姐妹,组织最权威的专家团队评估手术风险,并最终同意免费为孩子做分离手术。

2004年4月3日,强大的手术专家阵容,经过6个多小时的奋战,两姐妹成功分离,实现“单飞”。20天后,在医院生活了半年多的两姐妹,回到了自己的家。

这则报道所引发的力量,也改变了两姐妹和一个家庭的命运。江安县委、县政府决定:每月给予他们不少于500元的生活费;连子、连心从幼儿园到高中学费全免;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每年为她们健康体检……

十多年过去,回忆起与连子、连心姐妹相处的过往,仿佛如昨。两姐妹住院半年多,我每周去医院看望她们一次,比她们的父母去得还勤。后来,孩子们上幼儿园、小学、初中,我们每年至少见一两次面,分享彼此的快乐。

昨日上午,我又收到张先友发来的短信:又到一年记者节。2003年10月,因为连子、连心的出生,我们认识,成为朋友,甚至像家人一般亲近。16年来,感谢您和报社一如既往对连子、连心和我们全家的帮助、关心和关爱。不少曾经采访过我们的记者,已经转行或者不再联系。您仍担负希望,承担责任,无私奉献,无畏采访,您这份对工作的热爱和执着,让人感动,温暖他人。祝您节日快乐!祝福报社越来越好!

1999年1月,我成为一名记者。20年过去,我依然是一名记者。植根传统媒体20年,我品味了采访对象的酸甜苦辣、悲欢离合;在消失的时间里,留下一篇篇文字,是和一个个采访对象之间结成的缘,许多陌生人的故事留在了我的人生里。

踏上全媒体时代的征程,我依然将守望民瘼,初心不改!

许亚琴:用我有限的力量 温暖他人照亮自己

“记者是什么样的?”最近,有朋友好奇地问我。

在朋友眼中,记者是一份神秘的职业,是揣着摄像头蹲点暗访的神秘人,是穿梭在战地硝烟中的英雄……

记者许亚琴

我说,那是电影里的镜头。现实中的记者,就是凡人,做的也是平凡小事。但是,我们每天面对的小事都很新鲜,很多小事能够温暖人心,甚至能成为推动社会进步的大事。也许,这就是记者这个职业的魅力所在。

“记者阿姨,帮帮我”,今年2月一天晚上,我收到这条短信,是一个小男孩发的。

就在当天上午,一对打工夫妻找到我求助。家里11岁的孩子用手机玩游戏时,误以为手机里的钱是虚拟的,在一个多月时间里,陆续用父亲手机绑定的信用卡向游戏账户充值1万多元。等这位父亲去银行还款时,才发现已经欠下“巨债”。

这个11岁的孩子就是给我发信息的小男孩。

父亲在外打工,春节前刚刚拿到大半年工资,一共3万元。母亲做文明劝导员,收入微薄。面对记者时,夫妻俩一脸愁容,还了儿子充值的12900元,今年一家人的生活就更加拮据。

这位父亲一定是气急了,当场把儿子狠揍了一顿,众人拉住才作罢。但他还是撂下狠话,甚至不想让孩子继续读书。看着这位父亲一脸严肃的表情,我心里一紧——一定要劝劝他,再帮帮他们。

下午,我跟这个小男孩聊了一阵。他吓坏了,在游戏里充值被父亲发现后,他悄悄承包了家里所有的家务,希望以这样的行动来弥补闯下的祸,以此取得父亲谅解。最让人揪心的是,孩子经历这件事后,已经有了厌学情绪,甚至希望能随父亲外出打工,挣钱弥补自己给家里带来的损失。

1万多元对很多家庭来说,可能不是一笔太大的数字。但对这个家庭来说,却意味着孩子可能从此失学。但一开始,我尽管极力劝说,却始终无法说动这位固执的父亲。

晚上,孩子的短信让我久久不能入睡。除了安慰、鼓励孩子,我能做的,只有试试帮他们追回误充的钱。

费了一些周折,我跟孩子充值的几家游戏平台公司分别取得联系,向公司介绍了这个家庭的现实困难。幸运的是,在媒体的力量下,几个游戏平台公司纷纷表示愿意作为特例,退还孩子误充值的钱。这位父亲拿到退回的大部分钱后,给我发来道谢的微信,言语中轻松了许多。孩子读书的事,他也答应再慎重考虑,我也松了一口气。

在17年的记者生涯中,这样的采访故事有太多太多。记者,这是一个直击心灵、拷问灵魂的职业,我们能借助它帮助、温暖他人,也能从中收获个人价值,照亮自己。

周菁:用一篇篇稿件 记录他们的“初心”

从龙马潭区齐家路口往里走二三十米,有一座不太起眼的院子,干净整洁,看起来很安静。院子门口,挂着两块牌子,分别是“泸州市救助管理站”和“泸州市流浪少年儿童救助保护中心”。

记者周菁(左二)在采访中

救助站,或许很多人不了解甚至没听说过这个地方,但我是熟悉的。十多年来,记不清多少次走进救助站采访,记不清写了多少关于救助的稿件。十多年来,我和站里的工作人员都成了朋友。透过他们,我知道了什么叫“不忘初心”,我理解了什么叫大爱。

第一次真正接触到他们的工作,是和他们一起去街上展开救助。那是很多年前一个夏天的夜晚,我们行至江阳区三星街附近,发现一名流浪乞讨人员正在翻垃圾筒。当时天气很热,路人从他身边经过,无不掩鼻。只有救助管理站的工作人员没有任何异样,上前靠拢仔细询问,劝阻其上车,再带回救助站。车上,一位同志告诉我,这是他们工作的常态,每个被送来的流浪者无一例外都又脏又臭,他们必做的“功课”之一,就是帮进站人员清洗干净。

郭红建是站里一名老员工。我第一次看到他,他向我讲述了自己手上那道疤痕的故事。疤痕“制造者”是一名由他们护送回家的精神病患者。路途中,这名小伙子突然发病,打烂了后车窗玻璃,要跳下车。在当时的情况下,一旦让他跳下车,他很可能遭遇意外。郭红建和同事把车停在路边,三个人死死拉住他。

“回站里的时候,他手上、脸上到处是被抓烂的伤疤,而且还一身口水印子。”这是站内一名工作人员向我描述的当天他所见到的郭红建。

在以后的接触中,我知道了,站里工作人员基本每个人都挨过打,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是他们必须做到的。

后来,我认识了站里很多人。有已经在这条战线上干了35年的王登元,入行以来,他从未完整休过一个节假日,晚上值夜班往往也不敢安睡;有2007年才到救助站工作的曾静。作为一名女孩子,她跟站里其他男同志一样要值夜班,一样要为又脏又臭的女性流浪人员洗澡。

我曾经有过疑问:面对别人都不愿意靠近的流浪乞讨人员,他们是以一种怎样的心态去面对?“进入站里的人,不论他是什么身份,都是平等的人。”这样一句话深深地打动了我。

和他们接触的时间越长,我对他们愈发尊重,也愈发关注他们的工作。“寒冬送温暖”、“夏季送清凉”、桥洞里寻找流浪乞讨人员、为流浪乞讨人员寻找亲人……这些在他们看来只是寻常的工作,在我眼中,就是大爱。

我愿意用我的笔和镜头,记录下他们的工作,让更多人知道他们,也理解这份工作,并对那些最需要帮助的人多一些关注。见证着他们“不忘初心”的时候,我也守着自己的初心,践行着自己的使命。

曹卫兵:我的镜头 聚焦“最美逆行者”

每次坐在电脑前整理资料,我总不忘点开拍摄的关于泸州市消防救援部门的照片,一幕幕自己在抢险救援现场采访拍摄的影像随之在脑海中浮现。

记者曹卫兵

2005年8月4日,龙马潭区某酒厂发生火灾,泸州消防官兵迅速赶到现场,经过3个小时苦战,火魔终被降伏。为了能真实记录救援过程,我冒着火中储酒灌随时可能发生爆炸的危险,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下消防官兵的英姿。

2006年8月2日,合江县佛宝林场发生森林火灾,我与其他记者一道乘车前往采访,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下武警、消防、森林公安等200余人,以及附近上千名群众赶赴火场灭火的壮举。夜晚,为了能及时将稿件传回报社,我们坐在过火的山坡废墟上,打着手电筒写稿、整理图片。

2009年7月29日,龙马潭区江都花园发生一起车祸,驾驶室内有人员被困。泸州消防官兵赶到后,争分夺秒展开救援,采用液压剪破拆等措施,成功将被困者救出,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我也及时将一个个感人的救援场景定格。

…………

从1999年至今,我的记者生涯已有20年。20年间,我参与消防救援采访不下百次。许多现场拍摄的照片,被新华社中国图片总汇采用,也有部分作品在各级摄影比赛中获奖。灾难发生时,泸州消防官兵第一时间赶赴现场,不顾个人安危,抢救国家财产,救助受灾群众。作为一名摄影记者,我为能够真实记录下这群“最美逆行者”的英姿感到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