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市江阳便民服务综合信息平台   

LUZHOU BIANMIN FUWU ZONGHE XINXI PINGTAI                  www.8585000.cn

​泸州一培训机构突然更名 学员:感觉被骗欲退学费却无果 律师:作为同一套人马的个体经营户,履行的义务应该延续

 二维码 29
发表时间:2019-07-22 17:30

交了7000多元为孩子报名舞蹈教练培训班,培训机构承诺“包考教练证、包分配工作”,不想过了一段时间后培训机构突然更名换牌,学员感觉受欺骗欲退学费却无果。

学员:培训机构突然更名欲退钱无果

今年3月,莫女士为女儿在江阳区大世界五楼的星秀舞蹈室报名参加舞蹈教练培训班,原本1.4万余元的学费,商家打五折只要7000多元,且商家还承诺“包考教练证、包分配工作”。考虑到能包分配工作,莫女士便为女儿报了名。

报名后,女儿还未上一节课,培训机构就在今年5月闭门停业,给学员的答复是在“装修升级”。可当装修结束后,培训机构的牌子却变了样。

发现不对劲的莫女士来到培训机构询问情况,新的培训机构负责人表示,学员仍可在新机构学习舞蹈,但不再是“包考教练证、包分配工作”。得知此情况后,莫女士欲让机构退还报名费,但遭到新机构拒绝,而原机构负责人却一直联系不上。“原来说的是会组织学生一起到成都考试,现在就成了需要自己到东莞去考试,这跟我原来报名时看中的完全不一样。”莫女士说。

同样遇到此情况的还有22岁的小许(化名),她是在去年7月参加的此培训班,“当时我交了1万多元的学费,也是承诺的包考证、包分配工作,考的证件是星秀公司的证件,说是行业内都认可的。”在交费前,小许通过网上查询了解到星秀公司的证照确实在行业内都被认可,这才交钱报名。“当时我们最早的这一批学员都只有收据,并没有签合同。”小许说。

报名后,小许每天下午1点到5点或晚上7点到9点参加培训,而从今年6月10日开始,她也被告知暂时停课等待机构装修升级。但在6月13日,小许突然发现微信群改了名,便向教练咨询情况,得到的答复是机构已改名,而颁发的证件不再是星秀的证照。小许表达了想退费的想法,却一直未得到正面答复。“现在就是负责人也找不到,去了好多部门也说管不了,确实不知道怎么办了。”小许说。

机构:承诺事项会一一兑现

从莫女士与机构签署的合同上看,原始合同的甲方为“泸州市江阳区黎奎星秀健身服务中心”,合同对双方需要履行的义务进行了明确阐述,还通过手写的方式明确了两点附加条款:1、上课时间段伤残由甲方负责;2、包考教练证、包分配工作、自由择校。合同上也有双方的签字、盖章和手印。

据记者了解,这家培训机构并非注册公司,而是个体经营户,且泸州市江阳区黎奎星秀健身服务中心已在今年6月5日正式注销,新成立的机构名称为泸州市江阳区胡杨舞蹈健身中心,而管理人员是同样一套人马,只是注册的负责人有变化。

泸州市江阳区胡杨舞蹈健身中心负责人李女士告诉记者,以前加盟的香港星秀舞蹈国际连锁有限公司的总公司在广东,公司要求,所有的考试都必须在总公司进行。在学员已经达到考试水平的情况下,机构会三个月组织一次前往总公司进行考试。而对于分配工作,一般情况下是先满足星秀公司的用人需求,如果学员不满意,再通过其他渠道了解其他地方的用人需求与学员商定“,但是这个就要有合适的机会,需要等待且与学员达成共识。”

李女士表示,每年机构都会向总公司交付一笔维护费,星秀的用人需求一般都是在广东一带,而学员大多不想走太远,所以一年来都未曾向总公司输送几个合格的学员“。胡杨舞蹈就允许学员在各地的分公司进行考试,现在我们都是每个月组织一次学员到成都考试,且分配工作也是本着双方满意的前提。”考虑到经营成本和学员考试的便捷,所以选择了加盟现在的胡杨舞蹈培训有限公司。

李女士告诉记者,不管是哪家培训机构,组织考取的证照都是由钢管舞协会颁发证书,证书里盖章的除了协会以外,还有培训公司的公章,唯一不同就是培训机构的公章“。这些情况我们都已经告知了所有学员,如果学员想要以前的星秀的公章,只要是星秀下属的培训机构,我们都可以免费为学员转校;而包考证、包分配工作都会一一履行;学员有其他的要求,也可以来一起面谈。市场监管局、教育局、公安等部门都来实地调查过,也没说存在欺诈的行为,如果我们不履行这些义务,那才是真正的欺诈。”李女士说。

律师:管理人员未变,应继续履行义务

四川五月花律师事务所研究室副主任曾雪表示,作为个体工商户,虽然前一家已经注销,但在管理人员未变的情况下,下一家应该继续履行未完成的义务,如果不履行,则存在欺诈行为。

曾雪还表示,在商户愿意履行义务的条件下,消费者以商户更换名称为由要求退款是站不住脚的“。如果商户不愿履行义务或长时间无履行义务的行为,在这种情况下,消费者可以要求商户退款。”曾雪说。

川江都市报记者 陈新语